Sunday, August 12, 2007

打架

像我們這樣的高中生,沒有打過架,如何在社會走跳?
最起碼要有被打的經驗。

又像我們這樣唸法的高中生,能夠一路順利的唸到高三畢業,對自己和父母來說都是奇蹟。
私立學校經費有限,能多留級幾個學生,就能多幾個年份收入,並且延後一年去面對這群爛學生拉低全校大學升學率的事實。
最後唸到高三只剩下我和白毛還在班上(註一),
卡好、老黑、Bart在高二升高三那一場生存遊戲中都留級了,
不過像我們這樣子的人總是有辦法逆轉人生的困境,
最後卡好一干人等免留級的去唸了我們的夜校,
這是後來他們延究出來的最佳辦法,不過當初剛公佈留級的時候可是不是這麼簡單,
大家人心惶惶,一票十來個留級的弟兄討論可以轉到海邊的學校去,那裡可以免留級,不用浪費人生(後來我們才知道小時候其實才是最好的人生,真應該多唸幾年)
大家眾志成城,團結一心,到哪裡都共進退,一起去海邊奮鬥!
結果大家都沒去成海邊,都進了我們的夜間部,大人總是比較有辦法,把大家都弄進自己學校的夜間部,皆大歡喜!除了"大頭"除外,他一個人跑去海邊的"基隆中學"就讀,理由很簡單:大家,十幾個大家,都忘了通知"大頭",其實可以去念夜間部。

高三的白天只剩下我和白毛還在班上,
兩個人基本上是命中注定的雙人犯罪組合,
我和白毛不同姓,他爸和我爸卻不約而同對那兩個字很有感覺,把我和白毛取成一樣的名子,
平常我負責罵髒話和比中指,白毛負責打架。

白毛自小喜歡看格鬥類的漫畫,
例如:"第一神拳"
他會很興奮的和我分析畫冊裡面不知道是不是鬼扯的拳法。
無論如何,漫畫真的成為他的武功祕笈;我是一直到那場戰役才知道的。

大學聯考前兩個月我在把二班的一個馬子,
不幸的很,這個二班馬子是有男朋友的,
而且還是死對頭北投幫復興高中的混混,
年輕時候的我的人生座右銘是"管它的,作了再說",
紓不知把人馬子最是缺德,不過長大後同樣的事情我還是又做了一次,太正沒辦法,晚景淒涼就是這樣,我沒怪過老天爺。

在一陣子集中火力的展現畢生才華後,敝人最終勝出;不過女主角內心充滿愧疚(對前男友),她向我說:"將來要是他找你打架,為了我,可不可以答應我不要還手?"
我心裡想的是:"別逗了,又不是拍電影,怎麼可能發生!交到一個有想像力的女朋友!"
嘴巴說的是:"當然!不用你說我也會這麼做,就當作是還他的!貿然出手我也怕打傷他!"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他媽的!"

時間:1993年6月10日
地點:台北車站公園路 朝陽K書中心的頂樓陽台

我們四大敗類照例在聯考前集中在一起去K書中心最後衝刺。我們四個以看到對方比我混合理化自己的想睡覺;以聯考前出門看書,避免媽媽一衝進房門發現自己整天都在睡覺。這當中老黑最是灑脫,他一進K書中心就會說"我先睡15分鐘",接著狂睡到下午,先浪費每天三分之二的時間再說,睡醒後和我說:"私立大學我是看不上的,我一定上國立的"。

哪一天 白毛、老黑和我先到K書中心,卡好還在不知位置的電動店打"昇龍拳"。我的婊哥一行七個人,先解釋一下,所謂婊哥就是我女友的前男友,應該是這樣來的:"婊"的意思-->女友被我搶走,被裱到了;"哥"和弟則產生一種時間上的先後順序,我是後來的男朋友,所以婊哥會生氣很是合理。
婊哥一行七個人包圍了我們三個人,按照黑幫生存法則,我們三個人其中之一要去搬救兵,白毛最會打架要留下來,我是當事者先行離開像話嗎?所以老黑先行離開搬救兵,剩下我和白毛面對這七個人。婊哥也是明理之人,他不斷的用髒話和我說明作人的道理,我也以髒話向他報告我明白他的道理,他說要和我單挑,其他人則是在旁觀看,我當然一口答應,雖然我對白毛有信心,但七打二更定比被一個人打來得痛。

我們一行九個人,到了大樓的頂樓,設計得還真好,真像羅馬競技場,我下定決心不還手了,我相信人都有惻隱之心,不過婊哥那天顯然沒有,我一再得挨拳,被打倒了就爬起來說"再來",一直到爬不起來,婊哥打到有點累,死命的用腳剔地上的我,這時白毛看不下去了衝過來救我,他顯然擔心我會被踢成白癡,那階段正在踢我的頭,其他六個人攔住白毛,白毛開始以一打六,本來漫長的被打過程,突然開始變得有趣,我正一邊被揍一邊欣賞白毛的拳技,他完全按照漫畫裡的指示,在以寡擊眾的打架裡只能捉著其中一個人猛打,其他人會心生恐懼,白毛抓住一個人,這人真是背,右側勾拳,右穿刺拳,右下勾拳,右肘重擊,為什麼都是右邊?因為左爪金剛指扯著那一頭頭髮,無法擺脫,我在被揍的搖搖晃晃過程中欣賞,武術的奧妙,並且慶幸揍我的不是白毛,白毛每一拳都集中他的腦門,那顆頭真像沙包,他心中的思緒一定是 "為什麼是我?',其他五人傻了眼,死命的在背後拉住白毛,或是拿鐵板凳襲擊白毛,白毛不為所動依然故我的K著他的沙包。

最後我再也爬不起來了,厭厭一息,婊哥把我扶起來按到椅子上,用那個眼神看我,電影裡的眼神,英雄惜英雄的眼神,婊哥說:"沒想到你也是個漢子,有種,都不還手,你不要再和她連絡,我們可以好當朋友"
那當下我突然明白為什麼我會搶贏女朋友,原來婊哥沒腦,
我費力的比起中指和婊哥說"你是白痴喔?被你打過後女朋友就歸我的!"
婊哥又衝過來一陣猛打 ,我嘴賤,一切都很合理,怎麼當朋友?互留電話?還是嘴賤一點比較自然。

老黑後來趕到,我們的朋友超過五十人團團圍住K書中心,後面的人還看不到對方紛紛墊起腳尖,有人還在摟下等電梯上不來,我內心感動萬分(我人緣怎麼這麼好?)他們扶著我出來站在至高點樓梯上和大家說話 "各位兄弟!我沒事!謝謝大家!",還要求卡好他們幫忙送客指揮交通,我也沒這種被揍後,來了一大堆人救你的經驗,我也是被揍後才開始學習被揍的,應對進退感覺起來有點像是喜宴送客那種感覺。

之後一個月,在台北市兩所學校包圍來包圍去,發生了將近十場戰役,最後老黑他哥,讀我們都很尊敬的強恕中學,紅頭髮騎野狼,江湖上人稱"大ㄌㄢ"幫我們擺平了所有的事情,台北市得以在聯考前平靜下來。

最後,我特別對婊哥感到抱歉,幾十年後還拿出來消遣你,當年對不起你,現在更是對不起你,當年我們都是小孩不要介意,我現在過得也不怎麼樣請你寬心,希望你的生活一切幸福美滿。


註一:
擇日後捕

31 comments:

愛緒麗 said...

身為國立大學中文系的逃兵,不免俗的要來誇讚你這些文章一番。以前我們中文系的,大家都很愛創作,也都很愛給別人鼓勵,心裡面暗自想說你寫的什麼幼稚東西...不過說真的,我越來越覺得你的東西成熟了。最難得的是,你對寫作有種熱情,對分享你的生命有種投入,這 就是最難得的。

這個地方不只是讓你的老朋友一起懷念過往,也讓我們可以窺視長輩過去的生活點滴(哈),請務必持續不斷努力的創作~~

愛緒麗

Anonymous said...

這篇很長喔


-------------------------------
have a nice day

airy said...

愛緒麗
真是太感動了
這就是所謂的書評嗎?
還是文評?
身為我唯一中文系的朋友
猶如那年我家淹大水 蟑螂跳上的那根漂流木一樣

小表
我現在只差九萬字就可以出書了
這段的備註有寫到你
有空再上

Anonymous said...

艾力克

誰是愛敘利

把他

airy said...

肥卡好,
愛緒麗是個超級正妹
但不能把 都快結婚了

apprentice said...

愛緒麗是個超級正妹

這我也知道

一劍浣春秋 said...

這段故事我有聽聞
那時的感覺就是你超屌

想想我
高中時連和女生講話都不敢

airy said...

apprentice,who?
知道是吧

一劍浣春秋
原來後來包圍哪裡 你沒來喔?

哈哈
那會遜 馬子類的東西你比我強多了

Anonymous said...

笨蛋愛立刻

不要再一直血一些有的梅的

血衣些我門去老人院孤兒院幫忙的故事

扭轉一下形象

不然你幫我弄部落格 我要寫車子的故事

一劍浣春秋 said...

愛力克:

沒有耶
因為那時候我是事後才聽說
真是後知後覺

早知道應該去長長見識

還有 那時候二班那個妹很正
你真有眼光

airy said...

肥卡好:

我們最多去老人院和孤兒院賣我們電話節費系統,給他們多點折扣,為了讓你可以順利娶到Elise,我會很小心,我會考慮給你們來個藝名,但怎麼想都沒"卡好"來的有威力。
車子的部落閣還不簡單,你拿來我幫你寫

Elise:
卡好是好人啦!會改變你生命的人,的胖子,我所說的一切,都是戲劇效果,不要放在心上,卡好的故事隨便寫也可以來幾萬字,都是和老人院和孤兒院有關,哈哈。為了我的作家生涯妳就忍耐一下。

一劍浣春秋:
真該來見識一下
那時我被揍的像豬頭一樣
馬子 正喔,好 我會和她說,現在是兩個孩子的媽
關於眼光好這件事
對我們步入黃昏的中年男人來說
真不是件好事
我就壞在有藝術細胞
不管我多糟多不美 都喜歡美的事物

風再大也吹不歪我俊俏的臉龐 said...

我高中的時候
班上有個很兇悍的女生上課時候傳紙條
可是丟歪丟到我這來
他要我撿起來幫他傳
我也不知道平時熱心助人的我怎麼就硬是不要

他救火大了,唇語示意我小心點
火爆香辣的我忍不下這口氣
拍桌子對他咆哮
他當然更不爽站起來對我嗆聲
我雖然膽小但也知道輸人不輸陣的道理
所以也站起來嗆回去
魯莽的人言語上都不太行
吵不過我令他非常火大
最後只會說:放學給我小心點

然後我們接著上完了半堂課就放學了
老師一走他就作勢過來要打人
我當然也沒在怕的(是真的沒怕)
有幾個同學過來幫我收東西就拉我走

路上他們問我
你怎麼敢跟他大小聲勒?
你不怕被打嗎?

其實當時我也是死要個面子
而且,班上五十多個人加上老師
他怎麼可能打得到我啦
憑著這點信心不吵白不吵

一劍浣春秋 said...

他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

哇哇哇..
看著自己已經33歲卻是一根光棍
這些女生進度趕得真快

airy said...

風再大也吹不歪我俊俏的臉龐:
妳這故事 有沒下文
顯然我的故事讓你想到打架
其實 我這篇的主題 是 被打
被打太難看
我在前兩句就把話題一轉
以為這樣很高明 結果 沒人發現
有沒有被打的經驗 可以聯想?

airy said...

一劍浣春秋

我都沒感慨了 你還幫我感慨
你馬子可正的
要不結婚 不也看你嗎?
我特別欣賞你的馬子的氣度
你那BLog恣意 AV 到極限 都可以
老黑 和卡好 基本上和你真的很合

Russel said...

以前我是轉學生,被打的經驗還滿豐富的。
不知道為什麼,轉學生都很衰,不是被整,就是被嗆「小心點」的那種,但是我想分享的不是我被扁的經驗。

國中的時候,大家真的都是火氣很大那種,很小的事情都會變成天大的事情,記得我同學好像是跆拳賽冠軍,但是亞軍覺得很不服氣,要我同學把冠亞軍的獎金差額兩千元吐出來。
我同學也很寶,真的拿了兩千出來...拿了一大袋的蛋白(台語)。

一個跆拳冠軍,一個跆拳亞軍,那場戰役在那間國中小小的走廊上,給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我被扁的時候就沒有愛立刻那麼紅了,都是趴在走廊上沒人理那種...XD

airy said...

Ruusel.
算你灑脫
很少人可以自若的說
被打的經驗很豐富
我可以學一下
以後說每段故事 小說
先來一段被打
再來說故事

一劍浣春秋 said...

愛立克

她不是有氣度
她是眼不見為淨

Anonymous said...

艾力克 你不用管肥卡好鬼叫
你就給他放心寫吧 寫越多越好
這樣我才知道他以前都在搞什麼鬼

ahwoo2 said...

愛理:沒想到你小時候這麼有種,這一篇好看!

airy said...

Elise:
這妳放心
我是不管他
妳先和他結婚啦
這樣我就可以寫得更舒服

airy said...

阿ㄨ:
妳來的正好
我還在想婊哥的英文怎麼翻

Anonymous said...

girl friend in law

肥佬黑 said...

愛力克你那時候還真慘...
不過你的好處就是很耐打...
被扁到倒在垃圾堆中
分不出你是垃圾還是垃圾是你~
依然面不改色...
你忘記提你丟oligo那一段...
下次可以寫2班的馬子的部份...

那位表哥...我也要跟你說對不起
讓你變成豬頭, 連你娘都不認得你
真的很不好意思~

浣春秋...
我記得以前班上有一個人提這兩大皮箱的A片過海關,那時候, 我覺得他是AV之王, 你還記得嗎?


另外大頭真的很悶...
全部同學都選擇留下來...
他卻一個人到了海邊...
不過在我們這群好學生下去後
延平再也不收日間部轉夜間部
的學生了~
-_-"

airy said...

老黑
後續故事
由於會模糊焦點
不適合在此故事發生
那段你們自己知道就好

哪來垃圾 我怎麼不記得

一劍浣春秋 said...

to 肥佬黑:

提兩袋A片?
幹 搞不好有我借他的
氣死

肥佬黑 said...

你就倒在垃圾堆裡面啊~

那個AV之神真的讓我大開眼見...
在那個年代, 一個小高中生獨自坐飛機來回到高雄的片廠進貨...而且提著兩個大皮箱真是充滿了震撼力!!要想以前的片是VHS
不過如果現在是用兩大皮箱的VCD或DVD的話, 應該可以去開一家AV專賣店~

許港生 said...

從aNobii的書櫃上連到了你的Blog,看了數篇你的文章 (是日記吧?還沒看到較早的文章,所以不大清楚),令人忍俊不禁!!!!

真的很形象化,我就像看到你被揍一樣!(笑)

airy said...

許先生:
感謝你慷慨的留言
我這個blog站都快成廢墟了
你看起來真像黎明
顯然也是個知識份子
你是香港人嗎?

Lawrence said...

哈哈這篇寫得妙,您的文章詼諧中帶有一點黑色幽默。本文如果是百分之百真實,那我要說您這個人不錯,第一知道自己理虧(奪人所好),所以願意挨打,有反省能力。其次,能在被扁後立即一眼看出對方的問題(婊哥無腦),表示臨難不失智慧。
最後,回應一下你的刊頭語...,千萬別戒酒。女人不會陪你一世,你也未必會愛她一生;但是酒,孤獨時也好,得意時也好,永遠對你不棄不離!

airy said...

Lawrence
哈 我都沒發現你留了這一大篇
哈 都是真的
我年輕的日子有趣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