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0, 2019

用力躍起

1997年,當兵第一個單位,是多二連,是個負責打地樁的連隊,學長有云,
到架設連長得高是一種悲哀,因為矮的人爬得快,
但是很不幸的,我們這種矮的人,在多二連沒有重力加速度的幫忙,是一場災難,
我們連隊的英雄都是過一米八五的,越矮越受到歧視,
當兵之人多半不具同理心,白目的要欺負他,過的比自己好的,要說一句"我心裡不平衡",
還是要想辦法欺負他,
當越久的兵心裡越是扭曲,
正式使用的鐵地樁一根在三十到四十公分,
但是給菜鳥新兵練習的將近一米二,
幾乎達我身高三分之二,
遇到石頭還不能換個地方插,要努力擊破。
前面的菜鳥個個比我高大,一一跳戰失敗,
失敗下場就是打到成功才能休息,力氣耗盡,幾近絕望。
大學聯考的時候,我的物理成績是全國一百名內,我一定可以用智慧戰勝困境,
但是不幸的很,大學四年太過荒廢,實在想不起來這是第幾運動定律,
輪到我時,罵了一聲髒話,扛著鐵鎚,用力往天空躍起,唯一的出路就在於我能跳多高,康、康、康、康、康,五聲完美擊入地面,學長們欣喜若狂,說我破了紀錄,鼓手叫好。
之後每次有長官到來,都要我表演絕學,日後我更演變出單手、單腳等娛樂性質較高的打樁動作,一直到我把十幾公斤的鐵槌甩出去那次為止,
當兵的人一般都笨,但是什麼東西有生命危險還是知道的。
當然我是故意的,這樣下去,豈不累死。
二十多年後,為了測試頸椎開刀後的復原狀態,我再一次用力往天空躍起。

Saturday, December 28, 2019

臨時狀態

有時候人生會處於一種臨時的狀態,能夠在臨時狀態怡然自得的人,都是超越常規的奇人。
洪侃上京城辦點大事,特地坐火車60公里來天津看看我。
2016年,荒誕的事一開始有點有趣,後來就什麼都過期了,我正處於一種相當臨時的狀態,什麼都需要忍耐的階段,當時臨時住在任意一間旅館,特地臨時把大床房,改成双床房,他在窗台舒服地抽菸,續辦他的大事,打打電話溝通,或是罵罵人。

Friday, December 27, 2019

倒數

當兵那兩年最棒的一件事,是日子可以倒數的。出了社會發現一口氣要數到65歲,實在太離譜,更何況人有旦夕禍福,一個萬一退休那天就永遠等不到,整個人生成了一個笑話。
於是有了,一不作二不休的計畫,把退休日子弄個一兩年來提前使用,除了寫作、油畫、網站、研發機器人、學英文,經常想不到還能幹嘛,只要想不到要幹嘛,就開車環島一圈再回來,有些地方是google說要往左的地方,我就往右才到得了,一停下來就有故事發生,還有高檔音響。
我從來就沒成功繞一圈,在半途中突然想回家,在家弄點東西,有多好!

Wednesday, December 25, 2019

等待

生命是有很多有意義和更多無意義的事所組成,當我開始在不正常的時間照一張相片,無意義的事可能就變成有意義。
這是2013年的一張相片。
多年老友的聚會等待其中一位的到來,遲到的理由是出門前突然想大便,台北市小總讓人覺得大個便,再出門也來得及。大乾淨也是好事。
這很棒,因為20年前我們就是這樣,等來等去,總有一個人在大便,大家都沒有被金錢社會同化。

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9

規律七點起床

這是我在新加坡第一個遇見早上七點半就喝醉的人,他一直說公車怎麼還不來,新加坡的公車在另一個方向,正常的話
上了十八年班後,我覺得我已經不能正常上班了,一份履歷表寫了一年,都寫不完,主要是我想到真的要天天在七點起床嗎?


Sunday, July 28, 2019

高品質的低品質原子筆

我為什麼要幹永和豆漿的原子筆?因為全世界低品質原子筆,就台灣的品質最好,好過那些高級賭場的筆,原子筆水滑順不計較紙張,長效持久,帶到世界各地還能增添話題,我們有24小時都能吃到的燒餅油條.
原來我一個人喝不了一大壺嘉士伯啤酒,我們體型小經不起膀胱這樣來回衝擊,我總是在寫著東西,吸引路人看我在幹嘛,我也在路衝給有豐富表情的行人照相,被抓到的時候給他們一個微笑和大拇指,彼此體驗得來不易的少見尷尬.我的世界豆漿大王原子筆,就是在寫這些.

Monday, July 08, 2019

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



網路上評價這間老飯店是潮濕的,我不在乎,因為我最喜歡的作家,劉以鬯曾經說過,所有的記憶都是潮濕的,花樣年華裏的周慕雲,和原著本人劉以鬯都避走過一陣子新加坡,度低潮也可能是等高潮,我知道我的男性朋友們可能把這句看成,記憶都是鹹濕的,我介於兩種人之間.
住了一個多禮拜後,我發現1956年劉以鬯先生也和我住在同一間飯店.

Sunday, April 28, 2019

黃信堯

大佛普拉斯,我一共看了四次,每次看完都是愉快,同時沉重,也一再反覆更新心中台灣最厲害的導演,從鍾孟宏到黃信堯,台灣導演厲害的很多,但是有幽默感的很少,就算有幽默感也沒有深度,就算有深度也沒有淺度。
這兩禮拜一連看了他四個在極度窮困下,還不段超越自己完成的紀錄片,每場看完還有他深刻近距離的會談,離一公尺的那種近距離,真誠到像喝酒朋友的那種近距離。

"唬爛三小",雖然導演有出賣同學不堪的愧疚,但是,幹,他不是在記錄他同學而已,是記錄我們這四十幾歲世代,明明翻身困難,還老想著成功,窮又要到處找尊嚴。

"沈沒之島",在幾天導演的對談下,我知道他看環保的角度,不只是環保議題,還有對人類虛偽的憤怒,我本來也沒麼憤怒,但是也被他帶動,環保議題我不懂,只是盡力配合,但是"虛偽",我很懂,你們要虛偽,就好好去虛偽你們自己的,但是不要讓我配合,幹。

導演在說話過程和我有一樣的習慣,一直說,幹。

"帶水雲",讓紀錄片走向藝術片,我看懂最後一幕,這樣對鳥比較好,有時候對人類不好的可以換個角度去想。同時本片也是他對自己省思多年,不再以人的不堪為主角,再回到拍紀錄片的路上,所以有一種爆炸力,紀錄片沒想到也能這樣拍,導演自己覺得音樂帶得太滿,滿到流到桌上,要用抹布擦,我認為是他不懂,像我們這種忙著賺錢,只關心自己的事的中年人,都很麻痹,這個重口味,我們覺得剛好。

"雲之國",又超越到了另一個層次,我完全看不懂,是我的問題,我一直以為導演有到外島當兵的經驗,還在外島上一直站哨,才會讓鏡頭一直定格。在導演解釋完之後,恍然大悟,這種大自然和你說話的事,首先我要靜下來。

上禮拜,他發表對人類和世界極度悲觀的看法,也包括他很不喜歡那句,"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完全同意,卻對他的悲觀,想了好幾天,所以輪到我的問題就是,"那活著是幹什麼呢?",一路說笑的他,答得極度真誠,人生是一場探索,既然來了,就好好的待著吧。

我親口和導演說了,他是我心中最屌的導演,說了兩次,他拍了下我,不好意思地說,快去搭捷運,快要關了。

謝謝主辦單位,用心辦這個活動,我一直覺得台灣的年輕人,比我們這代人好太多,沒被洗腦太嚴重,台灣最美的風景是活得很有意思的年輕人。

Saturday, April 27, 2019

國粹貳

中華國粹一律都會的大師,才華洋溢地畫出山林仙境層次,又不像老一輩畫家死守條規,用色大膽地創造一個誰都想去休息一下的桃花源地,裡面的古人泡茶,吟詩,完整地呈現心境,升等了我的客廳。
不過,我個人認為就是有一點與時代脫節,斗膽改良一下,不過大師放心我都是貼在裱框玻璃上,不敢傷害大師神作,除非鑑定師也覺得這樣比較好,方才使用膠水。


Wednesday, April 17,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