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08

老黑

從小到大你一定有一種朋友是一直待在你身邊的那種朋友,
待在你身邊也沒有幹什麼就是待在你身邊。

那年的延平中學有四個男生一個女生住在板橋,
這四個男生是老黑、小表、我和阿魯巴(就是那個性器官遊戲,無聊至極,這是他的外號不是本名),
唯一的女生是小表國中時期的馬子,
雖然那年小表連頭髮都還不會分邊,但在1990他是我們裡面最屌的,
(高二和高三小表每天要花一小時把頭髮分邊到完美),
我們四個人一起上下學,成為好朋友。

老黑住的離我家最近。

一開始我對這個捲毛的胖子不怎麼有好感,
他總是在公車上說那間房子是她阿嬤的,
那間是他舅舅的,那棟樓又是他姑姑的,
好像他們全家親戚都喜歡沿著公車路線蓋房子;
等他當市長,這邊整排爛房子都要拆掉,馬路要拓寬到幾米幾米。
(老黑對未來總是很有想法)
在那個年代我還沒成為一個臭屁的人之前,
我是討厭臭屁的人的,
一直到老黑告訴我一個理論:
對於剛穿上延平中學的制服的前幾個禮拜,
相對於滿街都是建中附中囂張制服及成功高中可以再短一點的黑西裝夾克,
我是有著自卑感的,我穿這套是什麼東西。
但是老黑卻非常驕傲,
他說:延平中學這套沒人知道,我們是高手中的高手,沒有人清楚我們的真正實力,
他告訴我一個武俠小說的人名,我忘了,在武林中沒有他的排名,但他最厲害。
我覺得真他媽有道理。
從此後不管大學研究所念得再爛,我也深感驕傲,連制服都不用穿了不是更厲害。



老黑常在週末的一大早,買好早餐來我家把我叫醒一起看一場很重要的NBA,
通常,吃完早餐後老黑就會睡著,剩我一個人看很重要的NBA比賽。

除了看人家打籃球我們自己也打,
我們打籃球談人生(幾乎等同於女生),
當年,我身輕如燕,快如閃電,
會八種以上過人招式,
老黑自然不是我的對手,
所以他推我、拉我、擠我、撞倒我有八種以上毀滅我得分的招式。

我老妹小我五歲,
意即我們高三時,她才國一。
那一天打完籃球聊完人生毀滅我一陣子後,
老黑載我回家,
我老妹正和他的死黨在我家樓下聊天,
老黑對我妹的同學驚為天人,
要我幫他介紹,
我和他說:"挖靠,你還是不是人?他們小學畢業才多久?好歹你也等她長大嘛!"

大學聯考後,我快快樂樂的考上私立淡江大學,
和白毛鄭兄住在豪豪居,認真墮落,一起墮落。
老黑只考上私立大學,沒上公立大學覺得人生毀去一半,
(那當下我們才明白原來我們的未來有一半是腐壞的,但是管他的!)
他決定扭轉人生,
重考
不只上公立,立志上前三志願,
並且每天只吃三條海帶順便減肥,
打算一年後以白馬王子之姿出現在前三志願的公立大學裡,
(老黑對未來總是很有想法)
這一年裡他也盡量不要和壞朋友聯絡專心讀書,
壞朋友我們白毛,卡好,我等初入大學玩得不亦樂乎,根本忘記他的存在。

一年後老黑扭轉人生成功,
重考補習班貼出大大的"狂賀本班同學紀XX399分上中興大學企管系!"
我與有榮焉連夜把它幹下來送給老黑當紀念禮物,
這一年老黑又出現在我們團體裡,
而且是瘦的老黑,
唯一的問題是因為減肥過渡,很容易在任何場合睡著,
尤其是在KTV裡,我有一整個在KTV收集他睡覺的系列照片。
一不小心就睡著的問題如果只是在KTV裡面就是小事,
我們不擔心別的,就擔心他辦事的時候睡著,人生能幸福到哪裡,還好那時候他沒得辦。
不過老黑還真的因為睡著搞了件大麻煩,
那次我們照例玩到天亮,
老黑一個人開車回家,
該順著轉彎的道路沒轉彎,
撞上對面車道上班時間整排塞在路上的汽車,
所有人衝下來看有沒出人命,
怎麼一動也不動,
老黑還在睡覺打呼,一直到被人搖醒,
一台三十萬的車子要修三十五萬,
就知道這次車禍的嚴重程度,
還好老黑安然沒事,只流幾滴血在變形的方向盤上。

不過瘦這件事,
還是為老黑帶來一個燦爛的人生,
我親眼目睹一個慘絕人寰的捲毛胖子,變成人見人愛的木村拓哉,
那年木村拓哉剛紅,老黑瘦下來剛好像他,只是頭大了點,也有人說他像張宇,
反正就是介於兩者之間。

老黑一年又比一年胖一點,還好當兵又瘦一點,
在這段胖胖瘦瘦的過程裡女友清單改朝換代,還有一堆排不上當他女友的,都在我這邊登記,我始終搞不懂邏輯,就像我從不覺得木村拓哉帥不過也紅了十幾年。

退伍後,
老黑去了美國,那年我挺難過好像是我年少輕狂時代的一個結束(鄭兄及白毛也在美國)。
老黑唸了兩個碩士,在第二個碩士的過程裡他打了個月洋電話給我
"你妹那個同學陳XX長大了吧!"
這是什麼因為男性賀兒蒙所分泌的驚人記憶力?
套句英文"what the fuck?"
那年我們26或27也就是說我妹的同學大學畢業成年了,
我妹的同學陳XX,也不負老黑這幾年來的殷殷期盼,成為一個氣宇不凡的大美女,
(老黑對未來總是很有想法眼光真好),
我幫他要了MSN一段遠距戀愛就此展開。

雖然後來老黑還是和這位大美女分手了,
一系列的理由幼稚到離譜,我不便多說或是改天我還是會說。

不過老天爺人情味還是很夠 最終還是開了一扇窗,
老黑得到他的真愛,Candy 小姐,
這一年老黑已經徹底胖成和當年一模一樣的胖子,
不過Candy小姐始終無時無刻抱著老黑得肥手臂,
從小就喜歡抱玩具熊睡覺,
這隻老黑是大隻的,去買一樣Size的要好幾萬,
這樣也行?有一天一定輪到流行哈比人,

今年他們要步入禮堂。我幾乎像是看了一部二十年的電影有了結局。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愛立刻

紀永宏的故事很有趣

肥佬黑 said...

靠...
要把我的名字打馬賽克
你知道用我的真名打進去google大神,可以連結到你的網站, 一切要低調, 還有我們的真實姓名不可以流落在網站上.

airy said...

不然要Google幹嘛

一劍浣春秋 said...

這故事真有趣。

另外,那天在聽劉兆玄宣布新人事的時候,我聽到了高中時代喜歡的女孩名字,不同的是現在她已經是某家白領雜誌的主筆,同時還是小孩的媽。

我突然覺得現在的日子比較好XD

airy said...

劍大:
就是那位英文很厲害的小姐是吧?
這樣吧!要他來上上我們兩個的blog...我們那屆人才很多耶。
前陣子我也才看到小表以前暗戀的學姐,
劉令琪上了電視,打上他的真名,Google就可以找到我們的blog。

肥佬黑 said...

關於陳XX的故事,你就不用多說了,就算藍綠惡鬥下的情節,當時看很嚴肅, 現在看很好笑!
還有令琪小姐的姓,你可能搞錯了, 亦或者你有意搞錯~
另外雪莉小姐,昨天還聽到她的聲音
在飛碟電台侃侃而談,可是想到劍大也曾經把她....
XD

一劍浣春秋 said...

侃侃而談?
我那天看劉的記者會
我覺得她的問題還是一樣
囉囉唆唆一大堆
沒有任何重點

不過算了
在這一行 他混得比我好

airy said...

老黑
好笑就是隨便我說的意思


王令琪對吧 小表來回答一下

劍大:
我覺得你混的好 你的網站該介紹給他羨慕一下

Anonymous said...

艾力克
是的,他姓王 當年一直煩你幫我 寫情書 怎麼會搞錯勒??!!!!
阿 老黑 怎麼記得 那麼清楚 怪喔??!!!

那是這輩子 我第一張 好人卡 雖然 那時候 沒卡片 是 當面說的
現在想起來............待續
-------------------------------
have a nice day

肥佬黑 said...

誰和誰搞上了...
誰和誰看對眼, 我都記得很清楚!
哪一馬子是哪一班, 哪一系, 我都記的很清楚的, 其實我覺得我最適合去做人事...而不是搞財務!

Miss王當年就是一付小蘿莉的樣子
看起來白白淨淨, 留著短頭髮,鵝蛋臉, 大眼睛, 看起來一付好學生的樣子~

一劍浣春秋 said...

幹 艾力克
她是道德重整委員會啦

我去和他秀網站
應該會被她打下十八層地獄吧

其實我和她在大學相處的故事很多
有空還可以聊聊

Anonymous said...

I should email my pal about this.

airy said...

who is this?p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