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14, 2010

摩的

兩個小時的巴士後我們從廣東到了惠州,
惠州其實是個還算先進的城市。

我感覺我們的客戶幾乎佔了半個城市,
而他們佔的那一半只有他們的廠房和辦公室,
簡報出來後完全看不到計程車,
只有幾台"摩的"在我們面前,
所謂的"摩的"就是以打檔的摩托車當計程車,
掛黑排接生意。

我們這樣苦幹實幹的三個中年男子,
什麼樣困難的環境都可以接受,
坐坐摩托車,小事,
摩托車是我們家鄉台灣的特產。

我們很輕快地展現台灣人上摩托車的技巧,
並且專業地坐在後座,
就像蒙古人騎馬如吃飯一樣簡單,
載我的師傅是個年輕人,
米彩裝,
他向伙伴要了頂安全帽,
本來以為是要給我戴,
我正想帥氣的說不用了,
他給自己戴上問都沒問我,
接著他戴上一副防風眼鏡。

我馬上就明白了看起來什麼事都從簡的師傅,
為什麼需要防風眼鏡,
因為在九十公里的時速下騎車,
就像是有一台吹風機在眼睛五公分前吹你。

我們在惠州的大馬路上直飆90公里時速,
忽略一且紅紅綠綠的燈號,
基本上不能怪他,連我都來不及看到紅綠燈,

九十公里的時速下的老舊打檔摩托車,聽起來像是什麼樣?
一群金屬疲勞的集體狂吼,
不管我說什麼他都聽不到,

所以我狂吼:我不趕阿,他狂吼:沒事,很快就到了。

幾分鐘後他撇向逆向車道,時速九十公里,原來他要左轉,
左轉後前面塞車,他騎上人行道,終於慢下來了時速七十,
像拍電影一樣路人跳向兩方,以為我們剛搶了銀行,
下了人行道他又逆向九十公里,我想這次又是為了什麼?
原來順向的右邊路上,有突起的緩速裝置,為了我們的生命安全幫我們在下坡時減減速度。

我還在想我倒底是要用我家有妻小還是他家有妻小來勸他騎慢點,
我們就到了,二十五分鐘的路程他騎了十五分鐘,因為我的同事十幾分鐘後才到
,我從珍惜生命的念頭回過神想給他照張像,他已經以九十公里的時速離開。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艾利克

我也要買了如果有戒菸的話

90算甚麼 我會載你破兩百二

airy said...


你又戒不了

那台車看起來只能跑40
聽起來只能跑20
效果很厲害的

肥老黑 said...

你終於更新了!

airy said...

肥卡好
我覺得你要是買了 可以來大陸當摩的
應該可以賺很多錢

肥老黑
對阿 我的人生需要刺激

一劍浣春秋 said...

幹,是我可能會漏尿吧

airy said...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