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04, 2015

i-Hao Band

2010年到了美國看白毛,也就是白毛剛變成工程師的那陣子,白毛120%的思想都是工作的事,當時我想社會現實面真厲害,連白毛都可以強姦。三年後,2013,我們在台灣碰面,這三年他發展了新的興趣,買槍打靶、研究了八極拳、練了太極拳,最後還拉了兩年的小提琴。只要賺夠錢,社會現實也可以反強姦回去。

那次他回台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說服我學鋼琴,他說鄭兄已經在學薩克斯風了。

我唱歌走音、跳舞數錯拍子,當兵時齊步走,只有我走了兩年還不齊。

1994年, 三個不常上課的年輕人,住在一個很熱的頂樓加蓋,
我們有大把的時間,聊天言不及義,說要組Band,執行力是零19年後,時間、空間都沒有,連弄一張合照都很難,但是有一種不老騎士的快感,決定組Band

我們三個名字叫,徐世豪、鄭人豪、黃世豪,團名叫:哀嚎樂隊 英文名叫 i-Hao Band

當時2013 我們決定十年後演出。

2015,兩年過去了

我不知道,中年的意志力倒底有沒有真的比年輕的時候強,
但是對付自己的招式變多了
其中一招就是做T -Shirt

當年也是早早幾個月前先把Product Released T-Shirt印好
發給大家,
本著,不完成就難看了的精神,就真的完成了

但是也因為Product release,練團的事就給擱下了

現在是哀豪大樂隊 T-Shirt 的時候了
為了確保 2023年的演出 順利
大家有認真練習
我們決定印很多T-shirt

最少夠到騎虎難下



4 comments:

Liching Chiu said...

這個夏天,找回ㄧ些舊回憶,今天心血來潮,連連看你的網誌,竟然還有新品。
真的是中年的"氣口"了,當然,我也被眾大叔們追得快抓不住中年的尾巴了!
不過真的滿喜歡閱讀你現在的文字,比較有一種經歷之後的簡約。
T-shirt我訂一件
送來學校,貨到付款

airy huang said...

免費阿 老師 下週在嗎?

airy huang said...

經歷後的簡約 就妳看的懂

airy huang said...

這兩天我還在FB找你 那個我比較有機會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