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09, 2009

有一個故事 (一)

before the story
有一個故事在我心中已經醞釀許久,我試著寫了好幾次都不是很滿意,因為結構有點大,我希望可以在今年一點一點將他完成,我再老就會忘得更多,我也不知道故事寫到最後會不會偏離主題所以故事等我寫完再來命名。

the story(1)

任何小學的一個寒暑假的最後一天,我都在趕整個寒暑假作業。這件事幾乎就可以推論影響我一生的人格特質,"惰性"。

長大後也不是沒努力過,但只要年薪超過全民GDP的平均,就想要休息。

在GDP左右的年薪可以買得起什麼?沒有個十年八年就剛好什麼都買不起!當然拉!電視購物台的健身設備,把整個人都吊起來甩的哪種東西我買得起;網路上哪種3C線上購物幾個按鍵隨便不小心點幾下就成交的這個也買得起。但是"我們"買不起車子和房子。

我常想要是我們活在貧窮一點的地方,像是印度或是什麼人口稠密食物不夠吃的地方,我們怎麼會煩惱要買這些東西,這不就是因為大家都有,所以我們也要搞一套來感受一下。

為什麼是"我們"?為什麼我要犯賤找個老婆來忙碌我的一生,一個人不很好說服自己就過過這樣的日子嗎?不為什麼,因為我是"公的",身體有一半是野獸來著,下面那一半,為了讓動物可以生生不息,永續經營,老天爺安排我們雄性個體會勃起。當然我們都有讀書、有思想懂得倫理道德、社會次序,知道男女之間不只只有這件事還有更美好的東西,叫做"談戀愛",這也是個力量,願意為了這個原發性的力量以及可以合法做愛,我們從青少年起就致力於追求另一半,最後年紀夠了之後,在各種耦合狀態下結了婚,包括:男願意女願意、男願意女不願意、男不願意女願意、男不願意女不願意、男很不願意女更不願意。

很幸運地,出了社會的第二年我就交到了個很漂亮的女朋友,那是2001年Dot Com泡沫化的年代,還好我的女友涉世未深剛出社會,沒有把整體經濟不景氣,和我的個人經濟能力作太深入的交插分析,當時她認為只要我有才華就值的深深相愛(男生一般是怎麼想的?只要她漂亮就值的深深相愛),當然拉!那是三年後她搬來和我一起住之前的事。

2001年我是個軟體工程師,一個月薪水三萬八千五百塊,當時我沒什麼見識,以為這樣子算是還不錯,還算接近GDP,但正常人一天工作八小時,我一天工作十二小時,所以這份薪水還要乘上三分之二,戰戰兢兢的扣掉所有的開銷理論上一個月可以存一萬塊(大部分我都在理論下),只要八年又四個月後可以存到買房子的頭期款一百萬,可以買一間什麼都沒有的房子回來睡在地板上,鼓勵老婆說:"心靜自然涼"。

工程師生涯來到2004,這個行業只要能夠堅忍不拔,在牆壁後面貼一張"忍,什麼都可以忍耐的話,約莫不拔三年,就可稱之為"資深工程師",老闆因為沒有位置讓你升上去,用"資深"兩個字轉移我的注意力,我回家後再用這兩個字轉移我媽和我女友的注意力。這一年為了不辜負大家包括我女友的媽以及我的媽,我和女友訂婚了,女友也搬來和我一起在我家的頂樓加蓋住下。我這個世代有錢人家大概會很乾脆的為自己的兒子買間房子讓他成親,我沒有不過我有更酷的東西,我有我老弟、阿公、二叔、三叔。

我家的頂樓加蓋是台灣1970、1980年代的經濟奇蹟的遺址,原是一家小型成衣代工廠,我老爸買了間公寓的頂樓,再來個頂樓加蓋,弄來十幾二十台縫紉機,老爸喝酒跑業務,老媽當老闆娘什麼都弄,設計、打版,就這樣我家經濟也起飛,並且有足夠的能力包一些適當的紅包讓我就讀一些一流的貴族學校。好景不常,台灣90年代中小企業開始凋零,最後我家的工廠只剩下四面牆和一間廁所。

家徒四壁,我卻興奮不已,我這間房子肯定比阿飛正傳最後梁朝偉的那間強,我一手策畫和老媽商量把所有的機器和剩下的布料變賣,清出一個四十坪的毛胚屋。阿公年輕時候當過木匠,不過現在只能出一張嘴任技術總監,老弟當過船員賺很多錢手工精巧他出錢出力任總工程師,二叔和三叔經歷過男人可以建立自己家園的世代任副工程師,我作什麼東西毀了什麼東西,在大家的堅持下,當然是在旁邊看,順便抱住我的肥貓,避免影響大家工作,我自詡藝術總監負責顏色和感覺。幾週的工程下來,化腐朽為神奇,一個男人的家就這樣成立。

軟體工程師是個很累的工作,充起量是老闆的生財工具,作這行的心理素質要好,被人利用的時後要能知道可取所需,被人臭罵的時後,要知道說對不起會改進,要不是會太戲劇,好幾次我都想乾脆直接跪下,可以節省一些時間。一堆鳥氣東西也不能亂摔,一台電腦好幾萬。還好回家的時後,可以看見未婚妻比別人的漂亮,心中換來一些平靜,"心靜自然涼"。

6 comments:

典寰Harry said...

Dear Airy:
我剛好在工作、家裡、未來等一些全部問題排山倒海之際,想讓自己喘一口氣,就到朋友部落格晃晃,也上來看了你的這篇文章。而且,打中我的心裡(職場那一段)。
我回頭想想自己,這篇給我了一個很好的反思。那就是:我到底想要的是什麼?
很玄,對吧!
其實應該是,我到底要選擇走什麼樣的未來...

ps.你超幽默的啦...

airy said...

Dear Harry:
很高興可以激起你心中的什麼東西,我的目標就是寫一篇小說去比賽,但我不是立志型的作家,所以我不能和你說未來是什麼,不過我這故事還沒寫完,也許我們會有些共鳴

Harry said...

是齁!很多網路作家都是這樣紅起來,該不會你是十把刀...科科

如果是我,我想寫的是像哈利波特結局後,再把它復活!走「後kuso」那種...

我覺得你可以把自己小說定位一下,從當中突顯自己的風格,很快就會有「A式」(Airy式)風格的作家出現在市面上。

我倒覺得如果照這篇文章來看,像是市井小民的生活,很容易引起共鳴。或許加一些真實的對話,例如:「」(上下引號這種),就會更活起來了啦。

ps.期待下一篇...

airy said...

Harry:
謝啦!!!
我這個人做事要慢慢醞釀
那天要精神好 還要心情對了

你那天分析東西 分析的很好阿!!

Harry said...

你說的很對,有時候連洗澡或廁所時,竟也能想出超有創意的東西啦!
其實,慢慢的、長效型,才是對的。我老是放短線釣大魚,恐怕不是長遠之際。我想很多學網路的人,多半都是這樣吧!搞得網路泡沫化一夕之間來到,不是沒有道理的。所以我現在正在學的,就是你這樣「慢活」的精神。
我那天的分析,主要是我在公司就是靠這個吃飯啦!而且,謝謝你的讚美,因為我樂個好幾天好幾天。呵呵~我還要跟你學很多東西。
要是我能像你一樣會寫程式就好了,把自己的想法變成實體,那非常有成就啦...

airy said...

寫程式不難 是很煩
一個人開店 什麼都要作
太辛苦了
可以和我討論一下你的idea阿
我幫你評估評估
或是我們也可以合作阿